爲什麼社會上總是有少數「鷹派」和多數「鴿派」?

爲什麼社會上總是有少數「鷹派」和多數「鴿派」?
与FPS游戏的好友现实中见面了
異 界 之 魔 武 流氓

職場中的各種人,按照隨和程度,大約可以分成鷹派與鴿派兩種。(示意圖/shutterstock)

就好像生物演化是基因的競爭,文化演化是「迷因」(Meme)的競爭一樣,賽局的演化,是策略的競爭。如果使用一個策略能帶來好的報償,人們就會模仿這個策略,這個策略就會流行開來。「演化賽局理論」就是專門研究策略流行規律的學問。

●從上帝視角來看 策略可以演化。

买泰达币遭喷辣椒水抢走86万 他夺回跳车惨摔骨折

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是左撇子和右撇子的賽局。如果社會上大部分人都慣用右手,家長的最佳選擇就是讓自己的孩子也儘量用右手,不然大家圍着圓桌吃飯,左手拿筷子容易與身邊的人衝突。在這個賽局中,應該選擇和多數人一致的策略。

哪怕在某一時刻,社會上左撇子和右撇子的人數正好一樣多,這個平衡也不是穩定的,只要其中一方的人數稍微多一點,其他人的最佳選擇就應該跟着改變。這不是盲從,僅僅是因爲這麼做有好處。

到底要在什麼比例下跟隨主流,甚至要不要跟隨主流,都取決於具體的賽局格局。

比如一個簡化版的人類求偶故事。假設世界上只有兩種婚姻觀念:一種結婚純粹是爲了感情,另一種純粹是爲了物質。一個重物質的型男和一個重物質的型女結婚,兩人有共同語言,我們假設他們從婚姻中獲得的報償都是一分。重感情的型男和重感情的型女在一起理應享受更好的婚姻生活,我們假設他們的報償高一點,都是兩分。但是如果夫妻雙方一個是物質型,一個是感情型,這門婚姻就毫無樂趣可言了,假設他們的報償都是零分。我們再進一步假設結婚配對是隨機的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應該選擇做物質型的人,還是感情型的人?

跨境旅遊旺 各國強化交通運輸基礎建設

這其實是一道數學題,答案和當前社會上不同類型的人的人數比例有關係。假設物質型的人佔比是p,那麼感情型的人佔比就是1-p。

《流亡黯道PoE》異界輿圖大翻新,全新鍊魔聯盟今日登場!

貼身甜寵 澎澎豐

如果一個物質型的人隨機配對結婚,他所預期的報償期望值應該是p×1+(1-p)×0,感情型的人的預期報償則是p×0+(1-p)×2。如果p大於三分之二,物質型的人報償會更高,這時就應該選擇做物質型的人;如果p小於三分之二,就應該選擇做感情型的人。

新北议员高敏慧涉贪污罪 因病入院无法到庭

蜥蜴求偶賽局是個真實的故事,人比蜥蜴複雜得多,我們這裡只能考慮一個非常理想化的模型,而且還用了一點數學知識,由此得出的這個道理是非常直觀的。

放 开 那 只 妖 宠

高市府大同醫院與超商 為全中運選手打造營養支援計畫

如果社會上大部分人都是物質型,你就更可能跟物質型的人結婚,所以你最好也做一個物質型的人。反過來說,如果社會上有很多感情型的人,那你也應該做感情型的人。什麼是「大部分」呢?我們假設的模型標準是在人羣中佔比分界線爲三分之二比三分之一。這個數值是賽局的報償決定的。

茅台集团首次达成营收、利润“双千亿”

你可能會有疑問:在現實生活中雖然大部分人都慣用右手,可也有很多左撇子頑強地存在。哪怕周圍人都很重物質,也有很多注重感情的人擁有很恩愛的婚姻生活。確實如此,這是因爲在現實生活中做個左撇子,雖然會在社交中有些不便,但也不至於影響生存和生育;現實生活中的婚姻配對不是真的隨機,重感情的人一般而言就會盡量找重感情的人結婚。我們所論述的,僅僅是數學模型。

但即便是這麼簡單的數學模型,也能解釋一些社會現象。我們的社會中的的確確就是絕大多數人是右撇子,人們的確會根據周圍人的策略類型來選擇自己的策略——社會「風氣」,是有規律可循的。

美2024选举将近 拜登3年后终于说出「川普」名字

●鷹鴿賽局

再說一個社會現象。職場中的各種人,按照隨和程度,大約可以分成兩種。第一種人容易聽從別人的意見,不喜歡與人發生衝突,處處忍讓,別人總可以想出辦法說服他,我們稱之爲「鴿派」。第二種人總是想讓別人聽從他的意見,不怕衝突,處處與人針鋒相對,別人叫他往東,他偏要往西,我們稱之爲「鷹派」。

可想而知,鷹派和鴿派相處,總是鷹派佔便宜。既然如此,這個世界上爲什麼還有那麼多鴿派呢?

學甲濕地生態園區黑琵病懨懨 鳥友涉溪陷泥沼救鳥送醫

這是因爲鴿派的策略也有合理之處,我們來分析這個鷹鴿賽局的模型:鷹派對鴿派,鷹派佔便宜,我們假定鷹派得到的報償是一分;但鴿派本來就願意與人合作,所以也不算吃虧,鴿派得到的報償是零分;而兩個鷹派在一起互不相讓、兩敗俱傷,我們假定報償都是負一分;又,兩個鴿派在一起相處融洽,我們假定報償都是○.五分。

同樣是假設鷹鴿隨機配對相處。那麼在這個局面中,應該做鷹派,還是鴿派呢?

這也是一道數學題,需要計算各自的報償的數學期望。如果總人口中的鷹派比例是p,鴿派的比例就是1-p。鷹派的預期收益是p×-1+(1-p)×1,鴿派的預期收益是(1-p)×0.5。我們容易算得:如果現在鷹派占人口比例少於三分之一,做鷹派更合適;如果鷹派比例大於三分之一,則應該做鴿派。

換句話說,在鷹鴿賽局裡,你應該加入「少數派」。因爲鴿派會被鷹派佔便宜,鷹派的問題則是沒朋友。如果鷹派人數太多,鴿派就不夠用了,做鷹派只會互相傷害,不如做鴿派彼此取暖;而如果大部分的人都是鴿派,做鷹派就有利可圖。

槓反型ETF 宜短打避險

更有意思的是,根據這個理論模型,社會上鷹派和鴿派的人數比將維持在一比二的平衡。這個平衡是穩定的,哪一方的佔比低於平衡,就會自動有人加入那一方。

當然,這個模型簡化了各種報償的數值,計算出來的人口比例也可能不符合實際情況。但是它的結論具有普遍意義,它爲我們解答了爲什麼社會上總是有少數鷹派和多數鴿派。我們抓住了這個現象背後的數學機制,這就是抽象推理的力量。

更復雜的模型能解釋更精細的現象,比如考慮隨着人口密集度增加,人們可以自由選擇與什麼人相處的情況,鴿派可能會有更大的優勢。而這樣的模型就能解釋爲什麼現代人相對於原始人變得更溫順了。

我們年輕時候的雄心壯志變成了對社會的低頭,我們感慨世風日下、人心不古,我們囑咐子女不要鋒芒畢露,可我們又暗自期望他們能走一條少有人走的路。這些都彷彿是個性和現實之間的對抗,殊不知一切的背後,都是數學。

(本文摘自《高手賽局》/遠流出版)

【作者簡介】

萬維鋼

「羅輯思維」節目策畫人、「得到」App訂閱專欄「萬維鋼.精英日課」主講者、暢銷作家。善以說故事的方式,將複雜深奧的思想轉化爲新奇有趣、易於理解的知識與觀點。

一九九九年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,二○○五年獲得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物理學博士,曾長期從事核聚變等離子體物理研究。自詡以理工思維理解世界,主張用科學精神鑽研社會現象,擅長讓高深道理落地,最愛激發讀者思考。着有暢銷書《高手思維》、《高手學習》、《萬萬沒想到》、《智識分子》等。

《高手賽局》/遠流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