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流英國腔?「英式發音」的腔調標準與階級,R for Received Pronunciation

下流英國腔?「英式發音」的腔調標準與階級,R for Received Pronunciation

英國境內比較大的區域性腔調便有蘇格蘭腔、愛爾蘭腔、威爾斯腔、東倫敦腔等,不過外國人在學習英文時,常選擇師法「標準」腔調。當中,女王的口音腔調,則被認爲是上流的標準「英國腔」。 圖/路透社

英國演員休.羅利(Hugh Laurie)是熱門美劇《怪醫豪斯》(House M.D.)的主角。演到後幾季,常有美國人以稱讚的口吻對他說:「你把原本的英國腔磨掉了。」他在受訪時表示:「其實應該是我『戴上了美國腔』(put it on),只是美國人不會這麼想,他們會覺得自己的口音『沒有腔調』。」

中職/意外造就主審美技 陳重羽遭虧「撞裁判沒被趕」

許多英國脫口秀演員在表演中,都能將南腔北調模仿得維妙維肖,能夠配合角色設定,講出道地的用語。知名喜劇演員麥克.麥金泰爾(Michael McIntyre)也不例外。

2,300美元 金價今年挑戰新高

他在一個段子中說: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腔調,你只是得花點力氣動動嘴巴而已。」接着他模仿一個北愛爾蘭家庭講話,爸爸、媽媽、哥哥都有濃重的北愛腔,輪到小女兒的時候,卻忽然用字正腔圓的英格蘭腔說:「我不會模仿腔調。」(I don’t do accents.)藉此凸顯「沒有腔調」的荒謬性。

「您說什麼?我聽沒有…(設計對白)」當操着一口「東倫敦腔」的米高.肯恩(Michael Caine),與說着「公認發音」(Received Pronunciation)的女王對談,兩人的腔調存在極大的差別。圖爲1998年在溫莎古堡舉辦的藝術聚會,兩人歡談。 圖/路透社

甘えん母~うちのママ、フェロモンがピーク

說得一口漂亮、標準的英文,往往被視爲擅長該語言的指標,語言學家用「腔調」來指涉同屬特定地理區域或社會階級的發音,腔調也可能反映出發言者的年齡、性別、教育程度。經典電影《窈窕淑女》(My Fair Lady)中,希金斯教授單是聽對方講話,便能夠辨認對方在哪兒出生、住在哪裡、上過哈羅公學、劍橋大學,甚至還待過印度,準確度直逼天橋下算命仙。希金斯教授號稱他「聽聲辨人」的人體衛星定位系統,誤差不會超過六英里,在倫敦境內,有時更可精確到兩條街內。

我愿为你献上黎明

電影中的希金斯教授的超能力或許是誇飾,但也呈現了英語腔調的多元豐富。很難確切指出英文中究竟有幾種腔調,光在英國境內,比較大的區域性腔調便有蘇格蘭腔、愛爾蘭腔、威爾斯腔、東倫敦腔(cockney)等。但外國人在學習英文時,往往會選擇師法「標準」腔調。

「公認發音」(Received Pronunciation,簡稱RP)可說是最接近標準英國腔的發音。儘管就各種客觀指標而言,公認發音未必比其他的腔調來得優異或劣等,社會語言學的研究卻點出了公認發音與其他口音相比的特殊之處。

腔調其實無所謂優劣,不過也可能從中反映發言者的教育程度、身分背景…等。米高肯恩(圖左)那一口知名的「東倫敦腔」,就曾長期被認爲是傳統工人、無產階級在說的「粗魯腔調」;女王的口音,則被認爲是「公認發音」(Received Pronunciation)的「高貴進階版」。 圖/美聯社

农业农村部:资本炒作和贸易商囤粮加剧玉米价格上涨

語言學家麥克斯.懷恩萊奇(Max Weinreich)曾開玩笑地說:「語言,不過是擁有陸海軍的方言。」暗示語言及方言之間的區別,存在着武斷的權力關係——誰掌兵符,誰就有話語權讓方言成爲語言。順着這樣的邏輯,公認發音在某種程度上也可說是權力體系下的強勢產物。

英國腔調的階級性並非自古而然。一直到十八世紀,即使仕紳階級與王宮貴族都仍保有各自的地方腔調,有時甚至連拼法都略有差異。蕭伯納在《賣花女》(Pygmalion)曾寫道:「英國人不尊重自己的語言,也不教小孩好好說話。他們胡亂拼字,搞得沒人知道怎麼發音。英國人一開口,就必然招致其他英國人鄙視或憎恨。」

一直到工業革命,寄宿公學興起改變了英國紳士的養成方式,操着近似口音的畢業校友們,在大英帝國各處佔居高位,漸漸改變了社會菁英說話的方式。其實公認發音比較接近東南英格蘭腔,不僅因爲東南英格蘭是英國的政經中心,也因爲這是衆多菁英公學與牛津劍橋的所在之處,這種「『沒有腔調』的腔調」,在被標準化後,也從此成爲階級與權勢的標記。維多利亞時期的演說家亞瑟.布瑞爾(Arthur Burrell)主張:「受過良好教育的一大重點,就是讓人聽不出你從哪邊來,在哪裡長大。」

陳零九餐廳幹架畫面流出!帥臉掛彩了

公認發音比較接近東南英格蘭腔,不僅因爲東南英格蘭是英國的政經中心,也因爲這是衆多菁英公學與牛津劍橋的所在之處;這些英國紳士的口音,隨着他們在大英帝國各處佔居高位,漸漸改變了社會菁英說話的方式。 圖/路透社

英國國家廣播公司(BBC)成立後,創辦人約翰.芮斯(John Reith)認爲廣播員的標準口音可以爲英國人的正音盡一分心力,在1926年到1939年間,成立了口說英語諮詢委員會(Advisory Committee on Spoken English),針對各式疑難字彙,尤其是外來語的發音提出定奪。委員會中的社會精英和語言學家也義不容辭地接下「教育羣衆」的任務,以公認發音爲範本,企圖教導羣衆「正確」的發音與「標準」的英文。二戰前的 BBC 廣播腔,在今天聽來便是上流階級所使用的「高級」英語。

二次大戰的爆發卻意外改變了這個態勢。威弗德.皮可斯(Wilfred Pickles)是純正的約克夏(Yorkshire)人,通常對於這種口音的刻板印象是沒文化的鄉巴佬,在一片標準口音的浪潮中破例獲得BBC的錄用,當時的考量很有意思:即使納粹真的入侵英國,滲透BBC,也很難立刻模仿像是約克夏腔這種區域性的腔調,聽衆可以藉此分辨真假新聞。

當時皮可斯負責午夜新聞,以現在的耳朵來聽,其實他的口音還是非常「標準」,卻因爲一句再見引起軒然大波,他說:「北方的聽衆們,『暗』安。」(And to all in the North, good neet)各種諷刺漫畫紛紛出籠,譴責這種「不標準」的發音。

彭于晏、鄭雨盛詮釋經典藍穿搭 網:這是冬天最美風景

威弗德.皮可斯(Wilfred Pickles)是純正的約克夏(Yorkshire)人,通常對於約克夏口音的刻板印象,是沒文化的鄉巴佬,但皮可斯在一片標準口音的浪潮中破例獲得BBC的錄用。 圖/《BBC Radio》

三立前董娘 提告胞弟張榮華背信

到了1960年代,英國的教育系統和媒體越來越能接受區域性腔調,而所謂的BBC腔,也隨着時間逐漸改變,近年甚至鼓勵播報員在不影響理解的情況下,保有自己的腔調,深具權威與階級感的公認口音,在這樣的趨勢下反而變得有點落漆。甚至有觀衆投書表示,時代劇不宜使用過於「標準」的英文,太過字正腔圓容易導致齣戲大笑。影集《唐頓莊園》中的「高級」口音,或許也漸漸失去光環。

與此相呼應的另一項發展是,連女王都不說「女王英文」(Queen’s English)了。

女王英文可以理解爲上流階級版的公認發音。權威學術期刊《自然》(Nature)在2000年時,曾有一篇有趣的研究短文,名爲〈女王會說女王英文嗎?〉(Does the Queen speak the Queen’s English?)。研究比對女王五零年代到八零年代的談話,發現許多所謂「上流階級版」的公認發音特徵都逐漸消失或是淡化。

比方原本「女王英文」會將字尾的「y」發成「eh」的音(如family),或是強調某些子音(如often中的「t」);但到八零年代後卻不再總是如此,女王在那之後的談話腔調,在語言學歸類中,反而比較近似英國中產階級的南方英語。如果讓《窈窕淑女》中的希金斯教授聽到,大概也要皺眉。

連女王都不說「女王英文」了?《窈窕淑女》中的希金斯教授聽到,大概會皺眉。圖爲電影中希金斯教授指着幾個母音發音的口腔圖。 圖/電影《窈窕淑女》劇照

原來迷信都是真的? 女子手指月亮耳後驚現割傷痕跡

更有意思的是,也有學者對照2011年威廉王子與凱特王妃的共同訪談,發現凱特王妃講的英文其實比威廉王子更爲「高貴」,原因可能是下意識爲了強化階級地位的努力;反觀威廉王子,在腔調與發音上就相對放鬆,比較像「中產階級」。

风姿物语

這些例子在在顯示,腔調是流動的,推崇單一腔調的「標準」已經不再是普遍的認知。

畜產會爭議多 業內人士:董座淪政治酬庸

在 BBC 紀錄片《語言星球》(Planet Word)中,雅號「巴恩斯利桂冠詩人」(Bard of Barnsley)的伊恩.麥克米倫(Ian McMillan),一開口便是西約克的風景。他用手指着地圖,隨口說出赫爾(Hull)、里茲(Leeds)、布拉福(Bradford)與巴恩斯利等地幽微的發音區別,他說約克夏人講話時嘴巴不會張太大,可能和當地強勁的風勢有關。

曾經,不用公認發音講話是種社會劣勢。麥克米倫在求學時,會被告誡不能這樣講話。成年後錄製廣播節目,會接到同鄉打電話到電臺抗議:「上廣播不能這樣講話!」「但你的腔調跟我一樣欸…」「上廣播就是不行,聽衆會覺得這是日常/正常的講話方式。」回過頭想想,這樣的講話方式哪裡「不正常」?

同樣來自約克夏的皮可斯後來在回憶錄中說:「但願我們永遠別像播報員那樣講話,我們的腔調豐富多元,是每個地方的祖先流傳下來的美麗織錦。」麥克米倫也說:「我住的地方就是我思考的方式,我用在地歷史思考,我用在地文化思考,我用它起伏的丘陵與強勁的風勢思考,到頭來,我所說的話就是在爲巴恩斯利發聲。」

人生苦短必須性感!人妻女星大露性感蝴蝶背 美到網友點名星夫「奪妻之恨不共戴天」

語言流轉,一種腔調凋零後,背後生活文化方式的記憶也隨之而去。腔調來自時光的風化,由層層歷史堆積而來。或許腔調真正的意義,在於找到自己的源頭,發出自己的聲音,至於是不是完美的「公認發音」,或許也沒有那麼重要了。

或許腔調真正的意義,在於找到自己的源頭,發出自己的聲音,至於是不是完美的「公認發音」,或許也沒有那麼重要了。 圖/美聯社